银杏姬斯

出版日期:2015-09-01 文章字数:4559字 浏览次数:0

银杏姬斯

一、在歌声中不断成长

银杏姬斯

1960年,阿尔昂·银杏姬斯出生于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明花区的一个裕固族牧民家庭。她的家乡地势平坦,水草丰美,是个比较富庶的牧区。家里有8个兄妹,一家人生活得很是安宁幸福。

银杏姬斯的父亲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民间艺人,既会唱民歌,又会讲民间故事;母亲和哥哥也都喜欢唱歌。受到家庭和当地民间民族文化的熏陶,银杏姬斯自幼能歌善舞,从父母和哥哥那里学到了许多裕固族民歌,还从家里的一台收音机里听到了很多来自草原以外的歌。

小时候银杏姬斯是在歌声中度过的,不仅是听家人唱歌、听乡亲们唱歌,她自己也是歌不离口,走路在唱,做活在唱,娱乐游艺时更在唱。回忆少年时光,她总是满怀神往:“每天迎着刚刚升起的太阳,赶着自己心爱的羊,走向绿草如茵的大草原,看着小草尖上还挂着前一夜的露珠。每当这个时候,歌声总是会自己从嗓子里飘荡出来。”

15岁那年,银杏姬斯读书的明花区学校要举办文艺演出,同学们撺掇她上台演唱。这是银杏姬斯第一次登台,演唱的歌曲是裕固族传统民歌《西至哈至》。这次登台,使银杏姬斯很快就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百灵鸟”。

1976年,银杏姬斯考入肃南中学读高中。在那里,除了学习文化课,她还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成为学校文艺活动的积极分子和骨干。也正因为这样,她才在毕业后被选入肃南县文工团,且后来有机会到专业院校进修。

关于银杏姬斯的这段经历,有这样一段记录。在县里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好朋友要到县文工团考试,拉着银杏姬斯陪她一起去。到了考场,不知是谁认出了银杏姬斯:“你不就是县一中那个唱歌的小姑娘吗?来,给我们也唱一首!”随后,银杏姬斯一口气唱了七八首歌,从裕固族民歌唱到当时流行的电影插曲。听着听着,考场里一位拉手风琴的老师忽然站起来,拍着腿说:“我们就需要这样的学生!”后来银杏姬斯才知道,这个人是当时西北民族学院(今西北民族大学)的老师。

进入县文工团后,正是之前的那次机缘,经过那位拉手风琴的老师推荐,银杏姬斯有机会被选送到西北民族学院进修。这次进修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却为她后来的演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银杏姬斯回到母校献唱

1978年,刚走进西北民族学院音乐系时,银杏姬斯还是一个连“哆唻咪”都不认识的学生,上音乐理论课时更是“一问三不知”。可学校的老师对这个裕固族小姑娘关怀备至,尤其是课任老师邵永静和马玉兰,手把手地教她识谱等基础知识,教她发声、吐字等歌唱基本功。老师的关怀和教导,给银杏姬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当然她也没有忘记,当时因为年龄小,调皮的她也没少给老师出难题。

2010年,西北民族大学60周年校庆,银杏姬斯接受邀请回到母校。见到自己30多年前的启蒙老师,她抱着老师说:“感谢您当年教给我的知识。”银杏姬斯的姐姐常说:“她从一个不识谱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能唱会写的歌者,所有的基础都是在西北民族学院打下的。”

二、全国会演一举成名

结束在西北民族学院的进修,银杏姬斯回到了肃南县文工团。在演出实践中,进修老师教给她的演唱技巧逐渐发挥了作用,她的演唱越来越成熟。她说:“以前自由的山莺,慢慢地学会了怎么去歌唱。”

1980年年初,国家民委联合文化部,决定举办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这次会演是在一个特定的时代背景下举办的。“文革”期间,少数民族文艺受到摧残破坏,百花凋零,党的民族政策也遭到践踏。为了落实民族政策和文艺政策,由国家民委发起,联合文化部决定举办这次会演。随后,各省按照中央安排,为准备会演而选拔节目和演员。

裕固族是我国55个少数民族之一,是一个人口较少的民族(2000年统计为13719人),主要分布在甘肃,90%聚居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为选拔会演演员,甘肃省文化厅干部来到了肃南县,他们在文工团听了银杏姬斯演唱的《西至哈至》等几首歌曲,被深深打动,当场决定选她进入省里参加会演的队伍。

1980年9月20日至10月20日,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在首都北京举行。历时一个月的会演中,55个少数民族的2000多名文艺工作者表演了300多个节目,集中展示了我国少数民族音乐、舞蹈、说唱、戏剧艺术的丰富多彩,也显示了少数民族文艺创作水平和表演水平的提高,呈现出我国少数民族文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兴旺景象。

这次会演中,影响较大的节目,歌曲有壮族歌曲《妈妈,你喜欢不喜欢他》,朝鲜族歌曲《我娶了个好媳妇》,裕固族歌曲《裕固族姑娘就是我》,白族歌曲《我敬阿哥一杯酒》;器乐演奏有苗族芦笙独奏《赶坡》;舞蹈有蒙古族群舞《牧马人之歌》,黎族《竹竿舞》,景颇族《刀舞》,等等。参加这次会演的部分优秀节目,还被拍成了纪录片《姹紫嫣红》。

参加这次会演的演员,不仅有许多老演员登台再展风姿,如才旦卓玛(藏族)、崔美善(朝鲜族)、金花(蒙古族)、帕夏·依霞(维吾尔族)、赵履珠(白族)等;还涌现了很多新秀,如阿拉泰(蒙古族)、银杏姬斯(裕固族)、央宗(藏族)、曲比阿乌(彝族)等。新秀中有人因为表现突出,会演后就被调入了中央民族歌舞团。

银杏姬斯凭着一首《裕固族姑娘就是我》,在这次会演中一举成名。她银铃般的歌声,热情朴素的台风,以及甜美的演唱特点,令观众为之赞不绝口。

1981年,银杏姬斯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成为一名全国性文艺团体的专业歌唱演员。与她同批调入的,还有杨丽萍、德德玛等少数民族演员。对此,银杏姬斯总是说:“是我的民族给了我机会。”

三、“裕固族姑娘就是我”

在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让银杏姬斯一举成名的《裕固族姑娘就是我》是一首裕固族民歌,银杏姬斯早期演唱的作品也大多是裕固族民歌。银杏姬斯在自己民族的音乐艺术中汲取了充分的营养,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歌曲创作,成为一名比较全能的歌唱家。

裕固族民歌体裁丰富,风格独特,富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这些民歌以纯粹、地道的裕固族语言歌咏本民族生活,展现出一种原汁原味、土生土长的母语文化的动人魅力。而银杏姬斯小时候生活的明花区裕固族叫“草原上的裕固人”,那里的民歌古朴、平和、沉稳,保留了裕固族本民族的更多特点。

在1980年准备全国会演选拔的过程中,银杏姬斯偶然听到团里一个名叫贺俊梅的小姑娘在唱一首非常好听的歌,这首歌当时名叫《裕固族妇女故事多》,是贺俊梅从自己母亲那里学到的老歌。银杏姬斯拉着贺俊梅学会了曲子,并改编成了《裕固族姑娘就是我》,在会演上演唱。歌曲从裕固族姑娘的头饰开始唱起,把一个漂亮的裕固族姑娘呈现在了大家眼前:

歌曲优美的曲调,通俗的唱词,就像在向观众作自我介绍,把人们的注意力紧紧吸引住了。接着歌曲缕述了姑娘生活中的诸多活计,包括捻毛线、织粗布、做奶制品等,最后唱道:

这里的几句,进一步凸显了裕固族姑娘的个性,使人既感到了姑娘的亲切、真挚,也体会到了她开朗的性格和无畏的精神。会演期间,每当人们提到裕固族姑娘,就会想到银杏姬斯,很多人都说这首歌只有她演唱最合适。后来,这首歌曲不仅作为声乐作品久唱不衰,还被作为甘肃歌舞团同名舞蹈的背景音乐和舞蹈《山那边的彩云》的主要音乐旋律。

银杏姬斯善于演唱民歌,能够精准地掌握本民族歌曲的风格。除了《裕固族姑娘就是我》之外,她演唱的裕固族民歌还有《草原为你吐芬芳》《美丽的海子湖滩》(牧歌)、《歌唱我亲爱的哥哥》(牧歌)等。

银杏姬斯的声音明亮、流畅,高低音区音色统一,听起来圆润、甘美。“高音时清脆得像塞上的银铃,低音时像祁连山下清澈的流水。”她的演唱总是让人百听不厌,每次演出往往总要返场。她曾被赛福鼎·艾则孜、司马义·艾买提等人誉为“阿尔泰语系21个民族的夜莺”;而家乡和草原上的乡亲们,则称她为“祁连山的百灵鸟”“河西飞出的金凤凰”。

不过,银杏姬斯并未就此止步。进入中央歌舞团之后,由于人们对裕固族了解较少,团里没人能为银杏姬斯写歌,同事笑称她的演出曲目是“老三篇”,这让银杏姬斯有些尴尬。有一天,表哥拿来自己创作的一首诗,想让银杏姬斯谱上曲子,由此她开始了自己的歌曲创作之路。

此时,早年多彩的草原生活和丰富的民族音乐,成为银杏姬斯创作的素材。正如她自己所说:“有时候晚上闭上眼睛,草原、羊群、劳作的父母,这些家乡的影子就浮现在我眼前,曲子就像是从心里最深处流淌出来的一样,唱出来就是我们裕固族的调子。”

就这样,银杏姬斯在23岁时有了自己的第一首创作歌曲《驼户人的欢乐》,并开始在演出中演唱。后来,这样的创作歌曲越来越多,如《我们这群裕固族姑娘》《母亲的歌》《敬酒歌》等,这些创作歌曲和裕固族民歌一起,最终凝结成了一张专辑《裕固族姑娘就是我》。

银杏姬斯专集《神奇的河西走廊》

此后,银杏姬斯的创作一发而不可收,创作的《神奇的河西走廊》《朋友情永未了》《牧羊人》等几百首原创歌曲,在国内及欧美、亚非等十余个国家传唱。在这些原创歌曲中,除《太阳把温暖洒向人间》《爱情的信念》等为数不多的几首,其余全部都是裕固族歌曲。银杏姬斯说:“很多人会问起我的创作源泉,这种能量不是我一个人拥有的,我的身后站着的是一个民族。我一直觉得裕固族是一个被很多人恩宠的民族,有很多人喜欢我们的服饰,喜欢我们的风俗,喜欢我们的敬酒歌。我从父辈们那里传承来的小曲,我放过的羊群,我生活过的草原,都奠定了我创作的源泉。”

裕固族的音乐艺术滋养了银杏姬斯,银杏姬斯的歌声也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裕固族。1989年,银杏姬斯经人推荐见到了匈牙利驻华大使,这位说着一口流利汉语的大使在听完她的演唱后高兴地说:“我太幸福了,我是第一个见到裕固族人的匈牙利人!”经过这位大使的推荐,银杏姬斯第一次走出了国门。

那是匈牙利科学院对民歌的一次研究活动,对方让银杏姬斯把自己所知道的裕固族民歌陆续唱出来,并请来一位匈牙利民歌手和她对唱。回忆起这次活动,银杏姬斯说:“我们隔着万水千山,可是有很多流传下来的民歌却是惊人地相似。”

后来,银杏姬斯有了更多的外出交流的机会。她珍惜每一次走出去的机会,在美国、韩国、泰国等很多国家,她带着裕固族人的歌声,将这个中国西部的少数民族展现给了世界。

银杏姬斯是一位肯于学习、善于学习的民族音乐家。在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时,有一次银杏姬斯和云南白族赵履珠碰到了一起,赵履珠对她的演唱大加称赞:“你真是塞上飞出的金凤凰,唱得很好,我要向你学习。”银杏姬斯很谦虚地回答说:“我是刚刚参加工作的新演员,在您面前我是个学生,需要向您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如今,银杏姬斯仍旧在自己的岗位上辛勤工作,为了自己的民族,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音乐艺术。

非遗公众号 扫码关注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19 www.yuncunz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82号  黔ICP备1600389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