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范

出版日期:2015-09-01 文章字数:5283字 浏览次数:0

岑范

一、小角色开启艺术生涯

岑范

1926年1月11日岑范出生在上海。他的原籍是广西西林县。

岑范出身名门,祖上曾经极为显赫。他的叔曾祖父是清朝名将岑毓英,叔祖父是清末两广总督岑春煊。不过,尽管祖辈显赫,但岑范自己回忆说:“我从来不靠这些,也没从他们身上得到任何好处。”

1926年出生时,岑家已经家道中落,岑范的父亲只是一名俸金微薄的小公务员。岑范到了上学的年龄,因为家境不好而不能按时入学,只好由母亲教他识字读书。母亲知书达理,对岑范又很是宠爱,因而少年时代的生活留给岑范的大都是温馨和甜蜜的回忆。

1939年,因为父亲被裁员,岑家举家从上海迁到了南京。

在南京,岑范进入一所男子中学读书。一次,高年级和毕业班准备举行联欢晚会,排练新剧《南归》,剧中有个小女孩的角色,让面目清秀的岑范来扮演。化装之后,岑范的形象更加俊美,以至去上男厕所时,许多家长以为他走错了。就这样,刚刚13岁的岑范算是迈开了自己艺术生涯的第一小步。

岑范不仅相貌清秀,而且身体素质出众。9岁的时候,还在读小学四年级的岑范去当时的上海田径队训练场地玩,跳远的成绩竟然达到了5米,田径队的教练赞赏说:“小弟弟,你以后可以参加世界运动会。”后来在香港时,他还经常在篮球场上大显身手。

岑范还是一个京剧迷。他曾说,“我的外祖父在北京待过一阵,很喜欢京剧。我的母亲从小受影响,也爱京剧,经常带我们去听戏。高一时在南京读书,有一个同学跟京剧大师言菊朋的儿子言小朋很熟,经常带我去听言菊朋的戏。一来二去,我和言小朋也成了朋友,对言派更是着迷。言派的唱腔细腻,感情婉约,韵律也非常好。”这或许正是后来他导演《借东风》等戏剧电影的渊源吧。

年轻时的岑范

在《南归》迈开第一步之后,接着,岑范又在李健吾的话剧《这不过是春天》扮演了主角,一些业余剧团也经常邀他去客串表演,于是岑范有了自己的一连串舞台角色,诸如在《三千金》中的风流公子,《楚霸王》中傻乎乎的马夫,《家》中的觉慧。

此时,演艺似乎已经成为岑范的人生选择。因此,他不仅参演了不少剧目,而且为了提高演技,他大量观摩当时上映的世界各国的电影,在演技之外,同时也感受到了电影的独特魅力,视野逐渐从舞台转移到了电影。

1945年,岑范肄业于南京中央大学经济系。这时的他开始大量研读剧本,并练习写作,写成了第一个剧本《手足情深》。

二、人生路上的两位知己

岑范的一生算得上坎坷,也可以说不无传奇的成分,而这“传奇”,显然与两个人有关,一个是电影导演朱石麟,一个是电影演员夏梦。

岑范走入电影界——做演员、做导演,都与朱石麟有关,朱石麟是他的“伯乐”或者说“贵人”。

岑范写出自己平生的第一个电影剧本《手足情深》后,斗胆寄给了自己的偶像、电影导演朱石麟,并提出希望朱石麟送给自己一张签名照。谁知,朱石麟竟然给他回了信,信中说:“你诚挚的态度和顽皮的笔调使我对你发生了兴趣。”还邀请岑范去拍戏现场观摩。岑范后来回忆那段往事时,说自己当时“幼稚”,但这却让他开始了电影艺术之旅。

1946年,应香港南洋影业公司邀请,朱石麟要去香港拍摄《同病不相怜》,希望岑范能做自己的助手,并扮演角色。那一年,岑范20岁。

岑范在香港一待就是6年,一方面做朱石麟的助手——实质上也就是副导演,一方面扮演角色——大多数是重要配角甚至还有主角,此外有时他还要编写剧本。6年中,他跟随朱石麟在数家电影公司拍摄了十多部影片,涉及的电影公司除了香港南洋,还有大中华、永华、长城等;担任副导演的有《春之梦》《玉人何处》《清宫秘史》《春风秋雨》等六部影片;扮演角色的有《血染孤城》《春之梦》《蝴蝶梦》《生与死》等十多部影片;编写的剧本有《血染孤城》《生与死》《琼楼恨》。在全面的艺术实践中,在朱石麟的关照下,岑范在编、导、演诸方面都获得了长足进步。

夏梦

在香港的最后一年,岑范遇到了自己一生中唯一的女人——夏梦,那时他26岁,夏梦17岁。

岑范和夏梦是在长城电影公司拍摄的《禁婚记》中认识的。当时,岑范已经小有成就、颇有名气,而夏梦虽则年轻一些,却才貌俱佳、口碑极好。他们同在一家公司里,平时的接触让两个优秀的年轻人互生爱慕,但谁也没有说破,始终保持着兄妹般纯洁的友谊。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岑范决定回到内地。当他跟夏梦说自己要回家了,夏梦不假思索地说她也要回家。夏梦是苏州人,而当时她全家都在香港。一个女孩如此勇敢爽快地做出决定,其中的深情让岑范感动不已。

那时,从香港回内地要有通行证,并非易事。岑范辗转从广州的亲戚处拿到一张通行证,有效期是“1951年9月4日至9月7日”,夏梦说她的通行证公司答应会替她办妥。9月6日,岑范如期踏上归程;夏梦承诺,等拿到通行证就启程。

谁知这一别,直到1955年,两人才在北京北海公园相见。原来,长城公司对夏梦的承诺只是搪塞。回国后,岑范陆续收到夏梦的5封信,岑范也回了5封,但因为有人做手脚,夏梦却一封都没有收到。4年后重逢,夏梦已为人妇,在香港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

岑范(右)在电影中扮演角色,左为白光

夏梦的美貌自然是有口皆碑。香港导演李翰祥说:“夏梦是中国电影有史以来最漂亮的女演员,气质不凡,令人沉醉。”作家金庸也说:“西施怎样美丽,谁也没见过,我想她应该像夏梦才名不虚传。”而岑范同时也对夏梦的人品赞叹不已:“夏梦的美貌还是其次,她的心地更美,非常善良。”“有一回,我们几个人在海里游泳,我的脚被礁石上的寄生物割了一道大口,鲜血直流。有人打来一盆淡水,夏梦当即蹲下来要给我洗伤口,被我制止了。她一直说要来看望我母亲。1955年,她到北京后便到西直门看我妈。‘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她好几次特意从香港专门给我吃素的母亲邮寄罐头花生油过来。”

此后,虽然有无数女性爱慕过岑范,但他却终身未娶;为防美女纠缠,拍片都带“男保姆”。岑范坦承,假如没有认识过夏梦,他也许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跟某个女子结婚生子。“但是我认识了夏梦,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我们之间没有谁辜负谁,而且始终保持着兄妹般的纯洁。”他还说,“爱一个人,是要对方好。她现在家庭好,子女好,事业好,我觉得非常欣慰,甚至窃喜,幸亏没有拿到通行证,如果那时回到内地,以她的背景,‘文革’浩劫中还不知会遭遇到什么灾难。我又保护不了她。”

三、艺术生涯的两部杰作

回到内地后,岑范主要是做电影导演工作:1952年,任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导;1954年,任北京电影制片厂副导演、导演;1957年,任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导演;1972年,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导演。

越剧电影《红楼梦》剧照

在自己的导演生涯中,岑范导演的影片约有10部,不乏优秀之作,其中尤以《红楼梦》和《阿Q正传》最为脍炙人口,堪称中国电影史上的杰作。

越剧电影《红楼梦》是岑范的第三部戏剧电影,徐玉兰和王文娟分别饰演宝玉、黛玉,1962年拍摄完成。影片上映后,全国轰动,人们竞相观看,有的甚至是连看七八遍乃至十几遍。据统计,当年全国有36家电影院24小时连续放映这部影片,4年中,全国各地的票房总收入达到2亿多元。一部戏曲电影获得这样的票房,如今来看也令人叹为观止。这部电影后来被誉为“最神奇的票房大片”“越剧历史上难以跨越的里程碑之作”。

戏剧电影有其表演基础,所以有人认为电影导演拍摄时并无多少作为。其实不然,好的导演总是能够精准把握戏剧与电影的不同,并以自己的经验为其增光添彩。岑范在处理剧中“黛玉焚稿”一段,越剧“门外汉”岑范却对唱段作了专业性的修改。戏中,黛玉焚完诗笺,对紫娟说“妹妹,我不中用了。”然后用升调开始唱“多承你伴我……”岑范认为这不合情理,一个人都快要死了,哪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唱。于是,岑范改成了气若游丝般的“轻起”,增加了悲怆的分量,果然感染力大增。

《阿Q正传》是岑范导演的另一部杰作,而这部作品的导演还不无波折。最初《阿Q正传》的主创阵容为编剧陈白尘,导演黄佐临,主演是赵丹,而且要分饰阿Q和鲁迅两个角色。因为赵丹突然去世,黄佐临也放弃了导演的念头。但是,作为纪念鲁迅100周年诞辰的影片,《阿Q正传》的拍摄势在必行。于是,上海电影制片厂把已经前往珠海拍摄另一部电影的岑范召了回来。

导演确定后,首要工作是选演员。岑范准备让严顺开演阿Q。对于让这个没有电影经验、只演过滑稽戏的演员出演《阿Q正传》,各方都有异议。严顺开后来回顾说:“但岑范导演坚持我是最合适的演员,并且扬言如果不是我来扮演阿Q的话,他就辞去导演的工作。我知道导演是顶着很大的压力起用我的。这一点一直到今天我都很感激。”

后来的结果是尽人皆知的,严顺开的“阿Q”几乎是独一无二的,慧眼识珠的岑范成就了一个永恒角色、一位优秀演员、一部伟大影片。《阿Q正传》成为我国在国际上获奖较早的影片:1982年,《阿Q正传》获瑞士韦维国际喜剧电影艺术节“金拐杖”奖之后,岑范带着《阿Q正传》参加了第35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许多法国报纸在头版以大标题标出“第一个走进戛纳电影宫的中国人岑范”;1983年,《阿Q正传》获葡萄牙第12届菲格拉达福兹国际电影节评委奖。

电影《阿Q正传》剧照

严顺开因为在《阿Q正传》中的出色表演,获得了瑞士韦维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对于他,出演《阿Q正传》不仅是一次成名的经历,更是他在艺术道路上成长的重要经历,因而他总是忘不了导演岑范:“《阿Q正传》在让观众满意的同时其实让我沾了三个人的光:原著作者鲁迅、编剧陈白尘和导演岑范。我的成功其实是在这三人的肩膀上取得的。其中岑范导演让我深刻理解了很多艺术的道理,也成为我艺术上的一个转折点。岑范导演正直、执着、敬业的精神也成为我艺术生涯中的重要部分。”

四、“拍了大电影的小导演”

岑范对于自己艺术生涯,曾屡屡用“拍了大电影的小导演”概括。“大电影”当然指《红楼梦》和《阿Q正传》,而“小导演”则含义复杂一些,自谦中恐怕不无自嘲。

《阿Q正传》主创人员等在戛纳电影节(右二为岑范)

岑范的表演作品,都出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统计有《同病不相怜》(1946)、《各有千秋》(1946)、《春之梦》(1947)、《玉人何处》(1947)、《山河泪》(1948)、《蝴蝶梦》(1948)、《生与死》(1949)、《女罗宾汉》(1949)、《女勇士》(1949)、《方帽子》(1950)、《狂风之夜》(1951)、《门》(1951)、《禁婚记》(1951)等。其中与他合作过的演员,有胡蝶、白光、夏梦等,仅此即可见其部分表演作品的分量。

岑范导演的作品,除了越剧电影《红楼梦》(1962)、《阿Q正传》(1981),还有《群英会》(1957)、《借东风》(1957)、《林则徐》(1958,与郑君里合作)、《牛郎织女》(1963)、《祥林嫂》(1978)、《闯江湖》(1984)、《碧水双魂》(1986)等。

此外,岑范除早期操刀编写剧本外,还编导了电视剧《洒向人间都是爱》《曹雪芹》等。

岑范虽然生长在上海,但父亲从小就告诉他,他们的家乡在广西西林县那劳村;母亲教读诗“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时,也总说:“我们的故乡在那劳。”1984年,岑范首次回到那劳村,在清廷赐建的岑氏祖屋“宫保府”住了一晚,离开时掬了一包“宫保府”泥土,带回上海用瓷瓶珍藏于案头。

岑范一生艰苦,晚年只能租住在一户二室一厅的普通住房里,连去影院看电影都感到拮据。长途外出,有时候他也是坐汽车而不是火车或飞机。自从母亲过世后,他便孑然一身。即使晚年,他也是自己照顾自己,病重时也只是请钟点工来帮助做些家务。

岑范喜好交友,生性开朗,乐于助人。因此,晚年时不少朋友常来走动,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乐趣。2007年,翻拍越剧电影《红楼梦》的制片人韦翔东,与岑范曾有过一段忘年之交。韦翔东回忆说,当时,岑范将拍摄老版《红楼梦》的成功经验倾囊而出,传授给了他和导演。“岑导年轻的时候很帅,那次我们合影,他还假装生气说:你这么年轻,跟你合影我很吃亏。要是回到50年前,我绝对把你比下去。”

岑范非常谦虚,生前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总是说他自己是“拍了大电影的小导演”。而韦翔东认为,岑范是个学贯中西的导演。“他英文歌唱得很棒,而且还会唱京剧,越剧也很拿手。更重要的是,岑范导演一生不争名利。所以我说他是个默默无闻的大师。很多人说岑导脾气太冲,他开玩笑地说自己是小导演、大脾气。其实,跟我们聊天的时候,岑导就是个和蔼可亲的帅老头。”

2008年1月23日,岑范在上海去世,享年82岁。26日举行的追悼会,老艺术家秦怡等都前来送别。王文娟刚刚送走丈夫孙道临,本来不想出门的她也前来悼念,她说:“我现在的心情真的很沉重,很难过,因为这么好的导演走了,他拍《红楼梦》时一直尽心尽力。”

非遗公众号 扫码关注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19 www.yuncunz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82号  黔ICP备1600389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