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木斯

出版日期:2015-09-01 文章字数:4527字 浏览次数:0

妥木斯

一、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

妥木斯

1932年一个寒冷的冬日,妥木斯出生在土默特左旗的此老村。他的父亲是村里第一位读书人,母亲有着极高的剪纸水平。受父母影响,妥木斯从小就知道学习文化知识的重要性。

妥木斯的家乡此老村,是一个位于大青山脚下的小村落。在那里,他度过了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就常常跑到村后的山顶上,站在草丛间,用我的眼睛感受着那块没有鲜花的草地。在每个季节,草地的色彩都在一片苍茫里神奇地变幻着。这些细微的观察和感受对我后来画画起了很大的作用。”

8岁那年,妥木斯来到归绥(今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学校,开始了自己的求学生涯。1947年,15岁的他前去北平,在蒙藏学校继续自己的学业,并给自己取名“妥木斯”。在蒙古语中,“妥木斯”意为“土豆”,土豆是他家乡离不开的蔬菜。

在蒙藏学校,妥木斯的绘画天赋逐渐显露。后来他回忆自己第一次拿起画笔时的情景,说:“当我将第一笔颜色画在纸上时,我的心为之颤抖。我已隐约感到,我找到了自己的语言。老师从我的痴迷中看到了希望,他耐心地辅导我,教我怎样用自己的方式绘画。”

1951年,妥木斯师从陈氏太极拳传人陈照奎开始习武。每当找不到绘画灵感时,他就去练武,在其中慢慢捕捉到了武术与艺术之间玄妙的联系。两者之间的糅合与交融,造就了他坦荡、坚韧的个性。

1953年,妥木斯以绘画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开始接受正规的绘画训练。在王式廓和吴作人等老师的指导下,他进步神速,在1956年创作了油画《黎明》,并在第一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中展出。

在5年的油画学习中,妥木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毕业时,我不但已熟练地掌握现代油画技法,而且从构图到色彩都蕴藏了自己的东西。至于主题,当然是草原,因为草原永远是那么恬静、安详,充满祥和。”从那时起,妥木斯就开始在画中倾诉自己对草原深厚的情谊。

妥木斯(右)和罗工柳

1960年,妥木斯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师从油画家罗工柳继续深造。在教学中,罗工柳十分重视学生的基础训练,他把色彩问题放在突出地位,要求学生掌握以色彩造型、用色彩完成画面结构的油画技巧。同时,他还积极倡导中国油画民族化,强调作品要有中国气质、民族特色,并鼓励学生将油画写生与中国画写意相结合。受老师的启发,妥木斯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观,并开始追求油画民族风格。

1961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举办了新疆写生展览,并展出了妥木斯的11幅写生作品。这些作品充分展示了他用色彩把握风景题材的能力。

二、让“妥木斯风”吹遍全国

1963年,妥木斯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毕业,他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回到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任教,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艺术生涯。

步入工作岗位后,妥木斯一边教学,一边继续创作。在“文革”之前,他创作了《毛主席在北戴河》《炉前工》《守场》《送奶车》等多部作品。此时,妥木斯重视人物形象刻画和表现技法的特点已经有所显现。

在“文革”中,妥木斯被关入“牛棚”批斗,一只耳朵失聪,从此心灰意冷,放下了心爱的画笔。直到一天早晨,妻子将事先准备好的画箱递给妥木斯,他这才拎着画箱来到郊外写生。从那天起,妥木斯每天清晨都早早来到郊外,抓住由天亮到日出的半个小时画风景。他钟情于这个时间里大自然的色调,用心捕捉着每一处细微的变化,不断锤炼着自己的艺术语言。

1971年,妥木斯为中国历史博物馆创作了历史画《中朝联合抗倭》。1978年,他在北京紫竹院举办了首次个人展览,展示了70幅油画风景写生作品。1979年,妥木斯发表了一篇名为《油画风景写生简谈》的短文,将自己对色彩语言的探索作了精彩概述。

1980年,罗工柳鼓励妥木斯继续在北京办画展,于是,妥木斯前往锡林郭勒大草原寻找创作灵感。回北京后,妥木斯的创作欲望犹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两个多月里,他以几乎每天一幅的惊人速度,创作了包括《倚》《宵》《春风》《九月》在内的80多幅油画作品。

1981年,妥木斯在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民族文化宫先后举办画展,用灰色调展现了草原清新的格调和优美的意境。有人曾这样评价他的草原作品:“妥木斯运笔粗犷、豪放,但一幅幅草原风情画却如一首首悠扬的小夜曲,婉约动人。这对于看惯了大红大绿的主题性宣传画的中国人来说,无疑似一缕清泉沁入心脾。”

此后,我国画坛掀起了一股“妥木斯风”:越来越多的画家开始用画笔描绘自己熟悉的生活,并来到内蒙古采风;一些画家则随妥木斯一起,去鄂尔多斯体验游牧民族的真实生活,去敦煌领略古壁画的辉煌,去阿拉善汲取岩画的精髓。

在这次西北之旅中,近百名画家逐渐成长起来,创作出了一幅幅风格各异的草原风情画,美术界称这一群体为“草原画派”,而妥木斯则是这一画派的领军人物。

三、在油画民族化道路上不断探索

20世纪80年代末,妥木斯曾多次出国考察并举办画展,充分开阔了艺术视野。回国后,他尝试性地将色彩用刮刀刮在画布上,创作了《站立》《雨中》《细雨》3幅作品。然而,他并没有像其他画家一样醉心于这种西方油画技法,而是将目光投向了我国传统艺术及蒙古族民间美术,开始从中寻找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

《妥木斯油画技法》书影

自1990年起,妥木斯的油画在不断探索中变得更加自由和成熟,逐步实现了油画的民族风格。起初,他较多地借鉴了岩画、壁画、画像石、画像砖等我国传统的艺术元素,创作了《启》《午后的风》《备》《蒙古女人与马系列》《驼语》《点烟的老人》《回顾》《休息》《年轮》等。这些作品着重强调了拓片效果及水墨画韵味,使画面具有一种深厚的文化底蕴。

之后,妥木斯又以马为题材创作了《白马红鬃》《秋韵》《双马》《长嘶》《依》《蓝鬃马》《兄弟俩》《母子》等。在这些作品中,他以简洁的形象、单纯而凝重的背景,表现出了油画语言的独特魅力。刘大为曾这样评价他画马的作品:“妥木斯画的马很少有四蹄飞奔的,总是静静地处在风中,悠闲地徜徉在草原,而不是张扬狂奔在旷野,驰骋嘶鸣于苍茫,那些马体现的恰好就是他自身的品格,在一个坚定的背景下诚恳而坚定地呼吸着。”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妥木斯创作了《暝色》《中年》《年轮》《青春》《布里亚特》《姑娘》《妇女头像》等人像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他对“形”的处理更加主观化,间接传达出了自己独特的审美感受。

进入21世纪,妥木斯在形式语言方面做了更多推敲,加强了人物的造型感。其间,他的主要作品有《老人》《笼头》《带》《相濡》《东乌珠穆沁妇女》《两匹白马》《沙风》《老妪》《秋声》《蒙古马系列》《瞩》《妇女头像》等。2000年,他还出版了专著《妥木斯油画技法——民族风情油画探索》(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2014年11月,妥木斯在呼和浩特成吉思汗美术馆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妥木斯先生油画新作展”。这次展览展出了他的53幅新作,是他在国内举办的首次新作展览,得到了美术界的广泛关注。

在绘画的同时,妥木斯仍不忘在教学岗位上辛勤耕耘。他非常注重培养学生的全面素质,引导学生艺术个性的发展,反对学生一味模仿自己。同时,他还要求学生挖掘自己内心深处的不同感受,不允许任何人在绘画上弄虚作假。有些学生为了让画面更好看,选择一个漂亮的城市女孩穿上蒙古袍来充当画面中的主人公,妥木斯严厉指责这种肤浅的拼凑,他说:“画家所要表现的是事物内在的美,是作者由这种美而产生出来的感情,光靠一个漂亮的脸蛋是无法让人产生共鸣的。”

在妥木斯的指导下,内蒙古油画家的队伍日益壮大,新人新作不断涌现,在风格上呈现出多元、多样的态势。在第一届中国油画展中,妥木斯直接指导过的学生有3人获奖。如今,他的学生更是遍布全国,活跃在我国的美术界。他对艺术的不懈探索、对油画民族化的执着信念,都在他的学生中得以延伸。

四、当之无愧的艺术大师

综观妥木斯的艺术生涯,他的创作道路可以大体分为四个时期:写实绘画时期、写意绘画时期、自由绘画时期、精神绘画时期。

妥木斯的早期油画大多比较写实,在这一时期中,他追求油画民族风格的思想逐渐生根发芽,并在油画民族化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

1981年,妥木斯的作品《查干湖》被选送参加法国沙龙展,这幅作品便是他从写实转向写意的初期作品。此后,他开始注重对油画的形式化探索,并把西方的特殊技法(如刮、罩、擦等)与我国传统绘画技法相结合,加强了作品的中国特色。

1990年起,妥木斯进入了自由绘画时期。在这一时期中,他的作品风格趋于成熟,虽仍以草原常见的马与人、马与马和人物肖像为主题,但对作品的画面处理更为主观,既蕴含着新鲜的变化,又保持着自己的特色。

21世纪,妥木斯迈向了精神绘画时期。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运用综合技法的同时,他开始更加注重探索画面的精神内核,将思考的维度由广变深,作品的意境也随之得到升华。

除了潜心绘画,妥木斯还将兴趣充分扩展,对我国古典诗词、医药、武术、音乐、书法等进行了研究。正因为深谙中国文化内核,熟知蒙古族生活,他才能把中华文化的精髓与游牧民族的气质,游刃有余地融入画作之中。

妥木斯在艺术领域的辛勤耕耘收获了许多辉煌。他的作品《垛草的妇女》曾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银质奖,《查干湖》获内蒙古文艺创作一等奖,《马球》获全国体育美术展览铜奖、内蒙古文艺创作特别奖。在教育领域中,妥木斯在1989年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优秀教师,1990年获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美术教育奖”。

油画《垛草的妇女》

几十年来,妥木斯在油画创作和美术教育的道路上不断前行,付出了大量心血,美术界人士给了他很高的评价。

刘淳在《中国油画名作100讲》中写道:“妥木斯是一位深深植根于自己民族土地的画家,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朴素、单纯、抒情的特色。画风自然、亲切,没有生硬造作之感。用色也别开生面,善于在单纯中寻找丰富,在大的色块对比中取得色调微妙的变化。作品中常常洋溢着含蓄、和谐、淡雅统一的情调。”邵大箴曾评价说:“在当代中国油画界,蒙古族画家妥木斯是一位在艺术上卓有成就的特立独行者。”

妥木斯的得意门生刘大为也曾评价:“妥木斯不事张扬与不善交际的个性使他成为伟大的都市隐居者,而这种隐居造就了他在艺术上攀爬高峰的可能性。妥木斯是一位卓有成就的油画艺术家,同时也是一位民族的、个性面貌强烈的、个性鲜明的、始终坚定自己探索目标的艺术家。他是热爱生活,有强烈的意识去表现艺术语言、民族生活的艺术大家。他影响了几代青年画家,在今天,他的艺术地位是举足轻重的。”

正如人们所说,妥木斯对我国油画艺术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他“以独有的画风开创了‘草原画派’的先范,饮誉国内外”,是当之无愧的油画艺术大师。

非遗公众号 扫码关注

版权申明 Copyright ©2019 www.yuncunz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82号  黔ICP备16003895号-2